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乌泥泾就是现在上海徐汇区华泾镇,以当地命名的一种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是不是觉得很普通,被坑了,我和大家说,这个故事可牛逼了,往上追溯到宋元年间,一位传奇女子的故事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《辍耕录》:“闽广多种木棉,纺绩为布,名曰吉贝。松江府东去五十里许,曰乌泥泾,其地土田硗瘠,民食不给,因谋树艺,以资生业,遂觅种于彼。初无踏车椎弓之制,率用手剖去子,线弦竹弧置案间,振掉成剂,厥功甚艰。国初时,有一妪名黄道婆者,自崖州来,乃教以做造捍弹纺织之具,至于错纱配色,综线挈花,各有其法,以故织成被褥带,其上折枝团凤棋局字样,粲然若写。人既受教,竞相作为,转货他郡,家既就殷。”

中国人服装面料的变迁:
中国自古被称之为丝与瓷的国家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现代使用的棉花并不是中国本土特产,西周时,葛、麻纤维仍是主要的纺织原料,秦汉以后,葛因生长期长,加工困难,逐渐被麻所取代,麻一年三季收割,故得以在全国快速推广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南宋以后,由于棉花逐渐在全国广为种植,葛麻开始退出主要纺织衣料的行列,成为专门的盛夏轻薄型织物和丧服的主要面料,虽然棉花种植在中国大范围普及和棉布生产已是相当晚近的事情,宋元年间政府在浙东、江东、江西、湖广、福建等地,设木棉提举司管理棉花的生产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棉花纺织技术的开始,最早棉花纺织技术在海南黎族人民中发展起来,因为当时在海南和西南地区有一种棉花,方勺在《泊宅编》卷三中说:“今所货木棉,特其细紧者尔。当以花多为胜,横数之得一百二十花,此最上品。海南蛮人织为布,上出细字,杂花卉,尤工巧。即古所谓白叠布。”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木棉

当时的棉花和今天用的棉花不一样,当时的棉花指木棉,今天在中国的南方还大量的种植有,就是是广州市的市花-木棉花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因为木棉结果后里面有非常丰富的棉絮,木棉纤维短而细软,无拈曲,中空度高达86%以上,远超人工纤维(25%-40%)和其他任何天然材料,不易被水浸湿,且耐压性强,保暖性强,天然抗菌,不蛀不霉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黄道婆,布匹行业里的祖师爷,黄道婆出身贫苦,少年被卖给人家做童养媳,长期被欺凌虐待,自己逃出去另寻出路,随船到了崖州(今海南岛),中间省略无数剧情,以道观为家,劳动、生活在黎族姐妹中,师从黎族人学会运用制棉工具和织崖州被的方法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回归故土,也许是中国人特有的故乡情结,元代元贞年间,年已50岁的黄婆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乌泥泾。教人制棉,传授和推广。“捍(搅车,即轧棉机)、弹(弹棉弓)、纺(纺车)、织(织机)之具,“错纱配色,综线挈花”等织造技术,她所织的被褥巾带,其上折枝团凤棋局字样,粲然若写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第一道工序:捍棉

黄道婆改进了用手剖去棉籽的原始方法,她以黎族的踏车为基础,创造出一种搅车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第二道工序:弹棉

黄道婆改进了用竹做弧,拉线做弦的弹棉工具,运用改进后的大弹弓,比以前用手指拨弦的小弹弓,省力省时,黄道婆推广了四尺长装绳弦的大弹弓,把用手拨弦改为用弹椎敲击绳弦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第三道工序:纺纱

黄道婆把单锭手摇纺车改革为三锭脚踏棉纺车,是世界棉纺织史上的一次重大革新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第四道工序:织布

黄道婆发展了棉织的提花技术,使普通的棉布,能呈现出各种美丽的花纹图案,她把江南先进的丝麻织造技术运用到棉织中。并吸收了黎族人民棉织技术的优点,加上自己的生产实践,融会贯通,总结出一套比较先进的“错纱配色,综线挈花”技术,将各色经线交错排列,进行交织或挑花捉花,并且满怀热情地广为传授。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先进的织造技术,乌泥泾和松江一带人民迅速掌握了先进的织造技术,一时乌泥泾被不胫而走,广传于大江南北,当时的太仓、上海等县都加以仿效。棉纺织品色泽繁多,呈现出空前的盛况。

黄道婆去世以后,松江府曾成为全国最大的棉纺织中心,松江布有“衣被天下”的美称。

 

黄婆婆,黄婆婆,教我纱,教我布,二只筒子两匹布。这是上海一带劳动人民世代相传的一首歌谣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温暖了世界800年的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

传承的现状:

掌握手工棉纺织和印染技艺的传承人已是七八十岁的高龄,记载有关技术的专门书籍、影像资料又严重缺失,传统手工艺面临失传的危险,黄道婆对人类做出的贡献,也许就这样永远的消失去,希望后人不要忘记先人曾经的荣光。

上一篇:上海顾绣-以名画为蓝本,是画还是绣?
下一篇:猪血丸子,从小到大最馋的味道,既下饭又下酒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